//
archives

Archive for

爸爸的最后一程

12月30日(星期三), 爸爸离开人世的第九天 今早到十点我还赖在床上,全身乏力。我终于病倒了。 也许是体力透支,感觉全身要散了。姐问我头七(12月28日)有没有梦到爸爸,可惜没有。昨晚我看着那张在我家院子里的长凳,仿佛他就在那里坐着。我很想见到他,至少让我知道他的灵魂回来新加坡了。 我很难过。 从发现爸爸没有气息那时起,我以顽强的意志力办他的后事。乘搭高铁从台中到桃园,一路上经过我们曾经过的地方,爸爸在那个角落,那张椅子静静地等待着,历历在目。 漫漫长“月”– 2009年12月 一波三折的假期,一而再,再而三的受到阻挠。 原本带爸爸去台湾是2008年十一月。遇上金融风暴,使台湾之行受阻。一家五口加上我爸旅行开销很大,加上年头去了西马和东马短程假期花了不少钱,所以就把这个计划挪后了。妈妈不要去,她说爸爸有些失望。这是我爸过世后妈才说的。 结果我们一家人去了落后的柬埔寨,没带爸爸去。 2009年8月份,我又萌起去台湾的念头。于是我叫姐和我弟弟阿伦赞助他的飞机票我负责其他开销,这一来可让爸爸知道我们三姐弟一番孝心。 2009年12月初,我筹备在巴厘岛的会议,再次使到这假期受到影响,似乎冥冥中注定叫我改变原来的旅行计划。BNP Paribas台北的Angela问我还来不来台湾,我还信心满满地说我一定会来。结果两全齐美,既旅游又工作。现在回想起,如果把行程改变,爸是否可避过厄运。没人晓得。 12月13日到14日 爸爸在出发前感到胃口不好,午餐只吃水果。 从桃园乘搭高铁到左营,游高雄,搭捷运到小港机场,高雄巨蛋。住在85大楼的公寓,高雄市的景色一览无遗。高雄不冷,我们一路上都没穿寒衣,当地人还啧啧称奇。 12月15日 从高雄到阿里山,我们迷路了。这是自驾旅行常常碰上的状况,虽有GPS,但我们被指引去一条满地碎石的道路,好像被风灾毁了,无法前进。 我们误打误撞地到半天岩的一座佛寺,那里有有尊观音的朔像,非常雄伟壮观。那晚在一家民宿逗留,那里风景怡人,面向仁義潭,周围山明水秀。爸爸和民宿的主人林太太以台语交谈,格外亲切,很愉快。 12月16日 下午:来到台中市,爸爸有和我们一起吃大肠面线,很好吃,还吃了热仙草。 晚:天气转冷。爸爸说要看电视,不跟我们去逢甲夜市。我们回来时他睡了。 12月17日 到台北101,在台北车站捷运站地下街买了几本书,然后搭计程车到BNP Paribas台北。我告别家人和爸爸。爸和BNP Paribas台北的同事们有一面之缘。 12 月18日 世华、爸爸和小朋友们到中正纪念堂、淡水、渔人码头,下毛毛雨。我人在巴厘岛。 12月19日 早:世华、爸爸和小朋友们到华西街。 晚:全台湾今年最强烈的地震6.8级。我先生世华email我报平安。 12月20日 早 好冷,天空灰朦朦的。回到台北与我家人和爸爸再继续行程。世华、爸爸和孩子们轻松地描述地震的经过。我笑说可惜错过了,没经历长达45秒钟的强烈地震。睡一个小时,我和世华带着Clement去宗孝东路格上租车取车,老小check-out后坐在师大民宿客厅等候。然后去阳明山公园和瑞芳,花了一个下午浪费很多时间找地方。很累,我在飞机上没睡好。爸爸说鲁肉饭、面类吃腻了,不想多吃。 终于到九份了,天黑了。风很大,很冷。爸爸待在民宿,我们去九份老街吃晚餐,也买了鱼丸汤给爸爸,他没吃继续睡觉。 12月21日 早:在九份老街逛逛。到金瓜石,爸爸一路上都不要下车。我们顺他的意,不勉强。世华说我们在九份的民宿就在坟山前,他是回去取车时看到民宿的后方是坟场,我们大吃一惊。我们是在傍晚入宿,没看到。难怪我们窗外看到一堵墙,原来如此,想起来还全身发毛呢! 午餐时到宜兰市。吃KFC。爸爸胃口不错,吃了两块炸鸡,一只鸡翅膀,可乐。原来我要到的民宿就在宜兰市。住惯了城市,前几天还在台北,想住在乡村。于是我向KFC职员查询,哪里有乡村民宿。后来我们就到员山。凭着路上的广告牌找到宜兰马场民宿。环境很好,很干净,房间布置得有格调。民宿的主人我们叫他马哥,很友善,很健谈。我们有说有笑,爸爸看到马哥有一只得过歌唱冠军的鸟,似乎遇上知己高谈阔论大谈“鸟经”,真是久逢知己千杯少。 晚:爸爸有随我们到宜兰的夜市。可是他总是不愿意走,可是天气冷又爱喝冷饮,我感到很懊恼。两个大孙子很乖,陪在他身边。 回到民宿后,爸爸喊冷有些怨言,又不肯多穿衣服,我不知如何是好。过后睡着了,他说了很多梦话,好像在和别人吵架,我听不出他在说什么。不是第一次,上回在高雄也是这样,有点吓人。那天我很晚睡,这个地方住得很舒服,我就打开行李收拾。除了听爸很大声的打鼾声和梦话之外,周围是一片寂静。 爸爸去世的12月22日 凌晨3点30分:爸爸上厕所。过后洗澡。好像好久,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早,爸说很冷洗热水澡很舒服。大概有一个小时,我忍不住叫他停止,他不肯出来。接着我说要用厕所,爸才出来。他穿了件很薄的上衣和短裤,被也没盖好。我说他穿得那么少,不冷才怪。他生气了。后来他就睡了。 早:天气晴朗,阳光普照,很多天没有这样好天气了。吃着马哥买的早餐,马哥一再推荐太平山是宜兰的国际景点。我们很爱到国家公园,树林,山这类地方,所以二话不说就出发了。 来到太平山,我们要去搭砰砰车。爸爸看到必须爬梯级,说不跟我们了,他要待在车里。车里不安全,所以世华就把车子开到饭店大厅,爸爸就坐在那里,买了一杯热红枣茶给爸,我们就去搭砰砰车。 下午:一个半小时后回来时,爸爸问世华厕所在哪里,世华就问我为什么没告诉爸。我说有,爸连忙说他怕他上厕所我们找不到他后会走掉。爸还问Robin我们什么时候回国。当时听他说这番话让人家有好气又好笑,现在想起来觉得怪怪的。 我们的目的地是花莲。从太平山到花莲可以走山路,或到宜兰走苏澳公路。用GPS我们选择最快到达目的地的路,就是走山路。从地图上看,我们应该是在宜兰,台中,花莲的交叉处。到了一个原住民居住的小镇,我们停在一间餐厅。这个乡村种满了高丽菜,当然是非吃不可啦!爸爸点了清炒高丽菜,白饭,咖啡。当时我还问爸爸要不要多点一盘肉,爸爸是个无肉不欢的人,粗心的我没查觉有些反常,我还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高丽菜,又点了第二盘,吃得精光。除了爸爸,我们每人都叫了碗馄饨汤。 我们再继续前进,我开始怀疑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路,为什么这山好像走不完似的。快四点了,今天不可能到花莲的民宿了。经过阿里山迷路那次起,我们不想再预定住宿,走到哪里就住到哪里吧! 天渐渐暗了,阳光开始变得柔和美丽,与山景相辅相成,形成一幅美丽的图画。我们来到一处民宿叫“山谷里的家”。好开心,终于可以休息了。一路上爸爸很安静,没说话没申诉。我们的车是Nissan Serena,爸爸就坐在第三排角落的位子。 “山谷里的家”的主人不在,我们还开玩笑说给路口的广告牌给耍了。然后我们又随着另一个广告牌去寻找另一间民宿。在此我不愿透露这民宿的名字,民宿的主人很好,这也是我爸生前到过的最后一个地方。 下午五点多:民宿就座落在农场,很美。放眼看去对面是一座雪山。原来台湾有地方会下雪,也不知道那座山叫什么名字,我猜那也许是合欢山吧,电视新闻有天气报告。我和世华先到民宿看一看,哇!还蛮有规模,设备很好完善。最主要是房间有两张King Size bed和Thermal … Continue reading